•  

    案情简介

    高氏夫妇育有三子,1980年前后,高氏夫妇与三个儿子共同居住。为让儿子结婚成家,他们于1980年、1987年 、1994年分别为老大、老二、老三建造了住房。1994年6月,老二在自家宅基地上翻建旧房时,经全家人共同商议,决定再建造两间平房供父母居住。

    2003年底,因某工业园区开发建设需要,高家的自建房全部被拆迁。2006年初,园区动拆迁办公室根据拆除的老房子和宅基地面积,分别为老大、老二、老三安置了联排别墅(每套面积为210平方米),而没有为高氏夫妇单独安置住房。之后,老大提出,拆迁时父母住的二间平房都归了老二,今后父母的住房理应由老二负责。老二则称:当时为父母建造二间平房,自家既出钱又出力,地面建筑物产权自家也应有一份,拆迁时兄弟三人宅基地面积差不多,不存在多占父母宅基问题。况且父母在自己家住了10年,侍候了10年,现在应轮到老大、老三侍候10年后再作安排。对此老三也提出了异议。三个儿子唇枪舌剑、相互推诿;三个儿媳与公婆关系比较紧张,谁都不愿意接收。就这样,他们无情地将均已年过七旬的父母拒之门外。患有严重心脏病、颈椎病的高某和18年前曾遭遇车祸、颅脑严重受损的老伴来到我们调委会工作室,他们老泪纵横、神情疲惫,述说自老屋拆迁后三年来一直租借邻居房子,至今居无定所的情况,要求园区帮助解决住房问题。

    调解过程

    为了维护高氏家庭的团结,早日解决高氏夫妇的住房,我室当即受理了此案,并确定了分三步进行的调解方案。

    第一步:多方听取意见,全面了解产生矛盾纠纷的来龙去脉,取得第一手资料。

    首先与老大夫妇沟通。他们讲了三点:1、1987年主动提议让出老宅,申请新宅基建房,主要照顾老二、老三以后成家用房。父母同意并补贴了2500元,按当时物价,应补5000元。2、18年前母亲遭车祸,住在上海华山医院,脑部急需动手术,为此事日夜奔波,肇事者只赔了3000元,老二拿出1000元,老大到村里借款8000元去医院付了押金。尔后曾找老二、老三算这笔帐,均遭拒绝。3、两间平房被老二拆走,所有权应归父母。总之,老大感觉经济上吃亏,道义上未得到全家人同情,内心感到委屈。

    然后与老二夫妇沟通。他们称:1994年翻建房子时,父母要他拿出3000元补贴老三,后因建两间平房,要他拿出2500元,余下500元用在为父母建房上,两间平房产权自己也应有其中一份。老大曾说过:父母先在此住上几年,以后轮流居住。老大讲话不算数,在骗人。

    通过与三个儿媳谈话,发现她们对高氏夫妇怨言甚多,大媳、二媳都怒气冲冲地说:“让老家伙睡到马路上去得了!”

    我们又到园区动迁办和当事人所在的村居委会调查、咨询,提出能否再为高氏夫妇分配一套小户型住房的建议,未获支持。

    第二步:梳理出矛盾纠纷焦点,运用恰当方法对当事人进行法、情、理的教育疏导,消除积怨,为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奠定基础。

    通过第一轮调查,高氏家庭内部的矛盾焦点逐步显露出来:1、两间平房的产权究竟归谁所有?2、母亲的医疗费该怎么清算?3、高氏夫妇的住房应当怎样解决?带着这些问题,我们征求高氏夫妇的意见。高某坦然地说:“现在老房子都拆迁了,三个儿子都分别安置了别墅,房产权照理讲我们都有份,但我们一概不要,都归兄弟三人所有。关于居住,不管在一个儿子家常住,还是在三个儿子家轮流住,都同意。”

    在召开的第二次调委会会议上,我们意识到下一步调处工作的重点要放在老大身上。老大曾担任过村干部。我们认为,无论是村干部,还是作为家里长子,老大都是称职的,为了高氏大家庭的生存和发展,老大确实做出了很大贡献,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听了这番话语,老大心理渐趋平衡,当即表示自己不是非要算这笔经济帐。只要大家理解,自己吃些亏无所谓,况且家里经济条件不错。关于两间平房的产权归属问题,我们指出这实际上是父母与老二之间的事。既然父母已经表态,你老大也就不要再固执己见了。同时我又告诉他:从动迁办获悉,老二从两间平房拆迁来多拿到了5000元补偿款,如果仅凭这一点要他一人负责父母的长久居住,从权利与义务两者关系而言,也是不够合理的。

    接下来,我们分别找高氏大家庭的其他成员反复谈心,其中老二、老三夫妇分别谈了10余次,还拜访了高家的舅舅、姨妈等亲戚。共同的话题是:赡养、扶助父母是成年子女应尽的义务,这是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的,又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。不仅要安置好住房,而且要对父母在生活上照顾、精神上慰藉,让父母安度晚年。家和万事兴,不和则俱伤。高氏大家庭的今天来之不易,希望大家共同珍惜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最后大家都表示不计前嫌。

    第三步:共同寻找解决高氏夫妇住房的合适方案。

    我们提出了三个方案供他们选择:1、将高氏夫妇安置到敬老院去。2、由三个儿子共同出资为父母购置一套小户型住房。3、在三个儿子家轮流居住。第一、二方案很快被否定,主要是老二经济困难,无力支付这笔费用。经协商,当事人自愿达成以下协议:1、高氏夫妇在三个儿子家轮流居住,每次居住期为一年,搬家时由三个儿子共同帮助。2、高氏夫妇的医药费(自负部分)由三个儿子分担。

    调解心得

    强烈的工作使命感是该案调处成功的一个重要动力。维护法律尊严、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,是调解员的神圣职责。当遇到迫切需要维权的高氏夫妇时,一种强烈的工作使命感油然而生。“为了乡亲和睦、为了社会和谐”的坚定信念是我们执着、奉献的力量源泉。

    设定的调解目标必须正确、可行。“消除兄弟之间积怨、维护高氏家庭团结、解决高氏夫妇住房。”我们紧紧围绕这个调解目标一步一步开展工作。通过对当事人进行法制宣传和亲情呼唤,调整当事人的心态,使其认识到和睦的价值作用。实践证明,这个调解目标是正确的,可行的。当然,还要提出的多种调解方案,为当事人进行充分协商和选择制造了有利条件。

    本案中,我主要运用了以下调解方法:一是逆向求助法。运用逆向思维,告诉当事人,无论选择调解还是起诉到法院,得到的结果是相同的,即父母的住房最终必须解决。二是亲情解怨法。释明亲情是有血缘关系人之间产生的一种特殊感情,不同于友情,与商品有本质区别,不能用金钱购买,要珍惜亲情,运用亲情感化,达到消除亲人间积怨的目的。三是动员多种力量协助调解。人生活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,受到诸多因素影响,许多矛盾纠纷的解决仅靠调解员是远远不够的。我们不仅与当事人所在的村(居)调委会联系沟通,而且还向当事人亲友求助,争取支持、配合,使调解工作形成合力,促成当事人转变思想,心悦诚服地接受调解意见。

     

    时间:2018-08-17 08:54    来源:基层科    作者:刘洁洋    点击: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