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版回顾
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基层指导 » 正文

“出诊”解纠纷 真情暖人心

发布时间: 2017-10-23 10:39:04   编辑:吴倩   来源: 基层科   浏览次数:  
摘要:
  

 

 
案情简介
2009年11月14日,xx省某屠宰场内一头水牛在运送过程中受惊,窜至与xx新仓比邻的xx市金山区廊下镇。该水牛虽经公安民警及时击毙,但是仍然撞伤多人并造成不同程度的财物受损。
经我和调委会其他同志细致摸排各方情况,得知肇事水牛系属袁某开办的屠宰场,在廊下共造成物损4起,受伤7人,其中陶某、李某母子2人受伤较重,且均为70岁以上老人,已入院治疗。我和其他同志针对不同情况的受害者迅速拟出相应的应对措施。对于受损较轻的受害者帮助他们逐步理清损失,确定赔偿数额;对于伤势较重的2名老人,因具体损失暂时无法确定,故先做好安抚工作。同时,我们耐心做好屠宰场负责人袁某的思想工作,向其详细解释相关法律政策,承诺一定会合法合理的调处此事,打消其内心顾虑,并说服其先行垫付伤势较重的2名老人的相关医疗费用,待其身体恢复并能确定具体损失后再组织调解。
调解过程
随着受害者的日渐康复,赔偿数额日渐清晰,调委会工作人员主动“出诊”调解,挨家挨户上门慰问伤者,宣传相关法律政策,协助理清相关损失。同时继续认真做好屠宰场负责人袁某的思想工作,详尽细致地解释了相关法律中关于动物致人损害的规定,明确其赔偿责任。随后,按照由轻至重的顺序,开展调处工作。
首先,调处物损纠纷。由于物损数额明确,调解难度相对较低,我们首先组织遭受财物损失的4名受害人开展调处工作。调解过程中,纠纷双方对赔偿数额争议不大,较快的达成了协议并当场履行。屠宰场负责人袁某也取得了受害者谅解,双方均对调解结果表示满意。
随后,调处轻伤纠纷。对于身体基本恢复且能确定赔偿数额的5名伤者,我们先做好安抚工作,并协助他们理清相关损失,告知伤者注意保存相关凭证。同时,做好屠宰场负责人袁某的思想工作,劝说袁某看望伤者。袁某接受了我们的建议,登门看望了5名伤者。伤者的对立情绪基本消除了,为下一步调解奠定了基础。随后,我们分别组织了调处。由于先期工作准备充分,5名伤者也并未提出苛刻的赔偿要求,双方经过协商均达成了协议并当场履行。
最后,对于伤势较重的2名老人,由于可能涉及伤残,赔偿数额一时难以确定。我们说服袁某继续对2名伤者已发生的相关费用进行垫付,以解决伤者实际困难,待能确定赔偿数额后,再行调处。
由于2名伤者伤势较重且年事已高,伤者及其家属情绪十分激动,提出的要求也十分苛刻。我们多次至医院慰问伤者、展开思想工作,表示理解受害一方的心情,安抚伤者及家属情绪,希望其安心养病,早日康复,尽力降低双方的敌对情绪,并承诺一定会合法合理地调处纠纷,打消伤者顾虑,为调解工作打好基础。
2010年4月,2名伤者基本康复出院后,我及时联系派出所,协助伤者至法定部门进行了伤残鉴定,并详细解释了相关法律。鉴定结果出来后,陶某系九级、十级伤残,李某并未构成伤残。由于涉及伤残,赔偿计算方式十分复杂、专业性较强,为了更好的保障伤者利益,在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后,我们会同金山区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通过民事调解程序解决纠纷。
然而,调解初始,伤者及其家属情绪仍然非常激动,认为扣除袁某已垫付的相关费用,必须再支付10万元,并声称不按他们所提要求解决此事就会采取过激行为,甚至扬言要将伤者抬至政府。而袁某则认为伤者要求过于苛刻,自己无法接受,态度逐渐消极,不愿意配合调解。调处工作一下子陷入僵局。
我们调解员以及民一庭法官并不气馁,多次上门安抚伤者情绪,并结合类似案例解释相关法律以及赔偿标准。同时,希望伤者及其家属能认真听取我们的分析,切勿凭个人主观意愿理解法律法规,并采取换位思考的方式。待双方情绪都趋于稳定后,2010年5月,我们及时开展调解工作。在调解中,我们根据2名老人系农村户口,且年事已高等相关情况,按照相关法律以及赔偿标准,在扣除袁某已垫付费用后,确定剩余赔偿款为29000元。之后我们又多次劝说袁某在此基础上适当增加赔偿款,袁某在我们诚恳的劝说下,答应了增加了赔偿金额,帮助老人安享晚年。两名老人也接受了赔偿金额,双方及时签订了调解协议,并约定于2010年8月15日前履行完毕。
至2010年5月,因受惊水牛造成廊下镇居民的相关损失均已调处完毕。各受害者与袁某之间也达成了谅解,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。
 调解心得
在侵权类案件调解中,纠纷双方处于十分对立的立场,被侵权一方情绪往往十分激动。这对调解工作而言十分不利,如果这种对立的激动情绪得不到化解,调解工作的开展将十分困难。
因此,在调解侵权类案件中,应当注意化解双方的对立情绪,做好双方的思想工作。这就要求我们仔细挖掘造成双方矛盾的具体原因,因地制宜的去逐步化解对立情绪,为调解工作打好基础。
原因分析:(1)利己思想。在侵权类案件中,被侵权方因为受到侵权,希望得到赔偿的要求无可厚非。然而多数被侵权人很容易从个人主观意愿角度去理解相关法律规定,比如法条只看对自己有利的、他人的意见只听一半等等,进而提出偏高甚至于苛刻的赔偿要求,这十分容易加深双方的对立。(2)消极态度。侵权方在侵权后往往处于主动地位,较容易以消极的态度面对调解,任由他人请求赔偿,或者在认为要求不合理后消极逃避。这就容易造成双方矛盾的恶性循环,促使对立的进一步加深。
解决方法: (1)多做思想工作,有句俗话叫“伸手不打笑脸人”。在调解中,我们多次对伤者进行探望、安抚,又多次找袁某谈话,分析事情的利弊,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说服当事人能客观的思考问题,促使当事人能正确认识事实,正确理解法律的规定,较为合理地提出赔偿请求。 (2) 换位思考法,在调解过程中引导当事人多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,可以促使双方当事人之间达成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