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版回顾
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基层指导 » 正文

放弃也美丽

发布时间: 2018-01-16 09:58:58   编辑:吴倩   来源: 基层科   浏览次数:  
摘要:
  

 

 
案情简介
刘女士是一位聪明能干、深得周围邻居称赞的女同志,她不仅操持着三口之家的全部家务,还担任里弄的协管员。除了身兼“双职”之外,每天早上还用自行车送女儿上学,双休日陪女儿读夜校、家教补习也全都落在了她身上。丈夫赵先生是一位外表看似刚强,内心却未必那样强大的男同志,虽然在企业担任中层领导,但是激烈的社会竞争和日益逼人的生活压力,渐渐地使赵先生的脾气变得古怪和喜怒无常。原本在外人看来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,往往因为生活小事而发生争吵,家庭生活渐渐走向危机。
特别是近几年,为了夫妻俩的经常争执打闹,刘女士多次求助男方单位、居委调解干部和李琴工作室,大家抱着“劝和不劝离”的宗旨,携手做了不少劝解疏导工作,希望夫妻双方尽量多做自我检讨,相互之间多包容、少责备,为女儿的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家庭氛围。在劝说下,夫妻两人曾自愿达成和好协议,家庭气氛也有所好转,大家都为他们的和好而高兴。
可是好景不长。大约一年多之后,刘女士和赵先生的感情又出现了裂痕。这一次虽然没有出现吵闹,但似乎进入了冷战状态。夫妻俩伙食分开,女儿见了父亲也是爱理不理;只要赵先生在家,刘女士和女儿就能避则避、能躲则躲,为的是受不了赵先生那几乎神经质的脾气。而赵先生则下班回家,就一个人喝闷酒,借着几分酒意还往往似醉非醉地独自流泪哭泣,或者如痴如狂地破口大骂,好几次吓得刘女士只好带着女儿逃回娘家。
终于,刘女士再一次跨进了李琴工作室的大门,这一次她铁了心要求工作室为她主持签订离婚协议。
调解过程
受理了这个纠纷后,调解员李琴随即展开了对双方的思想工作,希望双方能从大局出发,各自退让一步,为挽救这段婚姻做出最后的努力。然而,经过多次接触,不仅女方坚决要求离婚,男方也非常果断地表态:对自己的婚姻早已不抱任何信心了。
根据双方表明的明确态度,李琴经过分析认为:尽管答应双方的要求有悖于自己“劝和”的初衷,但从解除当事人的忧愁烦恼、提高生活质量方面考虑,选择离婚也不失为一种解脱。但为慎重起见,李琴还是深入社区,进一步听取居委干部和周围邻居的情况反映,综合各方情况,证实了刘女士和赵先生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。为了让当事人不再承受更大的伤害,李琴决定着手为他们主持离婚调解、签订离婚协议。
正值春节临近,千家万户都忙着过年,李琴想到这对即将分手的夫妇的心情肯定非常糟糕。于是,李琴分别找到刘女士和赵先生,语重心长地开导他们:“虽然你们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,但看在曾经有过的那段情份,千万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。”特别针对赵先生的处境——眼看自己心爱的女儿将离开自己随女方生活,内心千般滋味难以用言语表达,李琴用“心理调节法”来帮助赵先生调适好心态,帮助他顺利过渡并适应单身生活。
经过李琴细致耐心地劝解疏导,刘女士和赵先生的分手显得非常平静,双方表现得也非常豁达和坦然,没有那种为财产分割而斤斤计较,也没有那种为情感纠葛而耿耿于怀。当他们的离婚协议得到法院依法确认生效后,刘女士和赵先生互相道出了心声:“愿对方保重,自己照顾好自己。”如此洒脱而略带凝重的道别,令法官们也感喟不已:人生聚散是如此不可预测,人的情感也是如此脆弱、不堪一击。
由于李琴工作室的人性化服务,李琴那富有人情味的劝说,当事人双方友好分手,并对李琴的服务表示由衷的感谢:“你们的工作为我们想得很周到,是你们的服务使我们省却了许多烦恼。”
调解心得
“好聚好散”是人们对即将分手的男女的一句劝说词,当夫妻感情破裂、婚姻走到尽头时,应该思考怎么离才能做到好离好散。伴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社会观念的变化,人们已经习惯于用更加宽容和客观的眼光看待离婚。但是,如果不能妥善处理离婚这件事,往往会对双方当事人造成更大的伤害。
本案中,刘女士和赵先生双方的感情确已破裂,为解除他们的忧愁烦恼,提高未来生活的质量,友好分手应该说是一种解脱。李琴运用好言相劝的方式,同时采用“心理调节法”,在当事人婚姻解体的时候,把当事人双方的痛苦降低到最低,让他们尽快走出失败的阴影,更加积极地直面人生,重新寻找人生幸福。
以往为确保社会稳定,调解员做调解工作通常都是“劝和”为先,所谓“宁拆十座桥也不拆一个家”。但是,随着近年来离婚率的逐渐增高,引导当事人好离好散、文明离婚也逐渐成为了人民调解工作中经常选择的处理方式。人民调解员的主要工作就是处理“家务事”,在处理此类纠纷过程中,应充分发挥人民调解的优势,充分运用“情、理、法”交融的方法,语言的艺术,既循循善诱,把人情道理说明、说透,说到当事人的心坎里,让当事人心服口服,最后互谅互让,不作无谓的争执、不作无谓的纠缠,帮助当事人摆脱婚姻失败的烦恼和痛苦。本案的调解使调解员的内心深处多了一份感慨,那就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将分手的好离好散;人生道路多坎坷,放弃未必不美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