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版回顾
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基层指导 » 正文

再婚夫妻争吵不休 调处纷争和平分手

发布时间: 2018-05-07 10:48:28   编辑:吴倩   来源: 基层科   浏览次数:  
摘要:
  

案情简介

1996年,杨女士与范先生登记结婚,二人均系再婚。范先生与前妻育有一子,随其前妻共同生活;杨女士早年丧偶,女儿跟随杨女士的父母共同居住。两人婚后共同居住在通北路上一间仅15平方米的老式里弄内,杨女士并没有外出工作,专心做起了全职主妇,每月要范先生固定给付零用钱。但杨女士并没有安安分分的在家照顾范先生的起居饮食,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。输了钱就问范先生要,要不到就大吵大闹,不给范先生安宁。

1998年,范先生单位解困分房,夫妇俩便以租赁的形式入住到市光四村的房屋中,当时的调配单上有范先生、杨女士夫妇、范先生的母亲及范先生的儿子。入住后不久,范先生便将自己原先居住的位于通北路上的老式里弄房出租,房租为他所有。2004年,范先生在得到相关部门的准许后,购置了另一套工农四村的房产,产权登记人系范先生、范先生的前妻和范先生的儿子三人,并没有杨女士的名字,这对再婚夫妻的矛盾就此产生。

杨女士认为范先生此举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家人看待,很是生气,更为范先生经常过分的关心他的前妻而恼火不已。两人还时常为一些家庭琐事喋喋不休,双方言语不和,甚至还动手打架。夫妻感情已出现裂痕。

不巧的是,杨女士的女儿在那时生病需要照顾,不得不暂时回到自己父母那里照顾女儿。范先生亦不能理解杨女士的爱女心切,便乘杨女士离家期间擅自将市光四村房屋的门锁更换,不让杨女士进门。杨女士协同姐姐、女儿一同与范先生理论,甚至还想砸门而入,最后范先生还是念在夫妻之情,将新锁的钥匙给了杨女士。可是,杨女士依然满腔愤怒,终于做出了过激的行为。2010418日,杨女士乘家中无人,将家中所有的水、电、煤气开关通通打开,自己跑出去。邻居在闻到浓烈的煤气味后拨打“110”报警。经居委及时与范先生联系,打开房门,家中一股煤气味,满地是水,一片狼藉。幸好及时发现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调解过程

在我得知杨女士此番过激行为后,意识到倘若再不及时处理,很有可能会酿成两败俱伤的后果。我首先严厉地批评了杨女士,并指出倘若造成煤气爆炸等较严重的后果,是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的。杨女士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并向我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。同时,我也分别与杨女士、范先生恳谈,以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。

杨女士觉得范先生不但自私,而且还曾对她实施了家庭暴力并将她打伤,当时去医院就诊用去医药费近六百元。她觉得自己和范先生的感情已经完全破裂,无法继续维持这段婚姻关系。她想提出与范先生离婚,由于自己曾经借给过范先生人民币八千元用于装修市光四村的房子,所以希望得到十万元作为市光四村房产的补偿,并入住通北路的老式里弄房。但又担心若是自己作为先提出离婚的一方,在财产分配上会吃亏,所以一直犹豫不决。

我又联系了范先生,首先对他的家暴行为予以批评。年过六旬的范先生也认识到,自己不该对妻子实施暴力行为。同时范先生也觉得自己很委屈,他表示自己从没有亏待过杨女士,杨女士一而再、再而三的为经济、乃至生活小事与他争吵,他实在无法再与杨女士共同生活,愿意与杨女士离婚,并让杨女士搬出市光四村的房子。我顺势提出杨女士想入住通北路房子的想法,范先生有些犹豫。我从情理出发劝说范先生,如果他不同意让出通北路的老房子给杨女士居住,会造成杨女士无家可归,那么矛盾肯定得不到解决。最后,范先生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,做出了让步,同意将通北路房屋的居住权让给杨女士,并且承诺自己的前妻与儿子不会去骚扰杨女士。

在完全了解范先生的意思后,我再次找到杨女士,打算亦从情理出发,化解她与范先生之间的矛盾,即使最后难免离婚,也要做到好聚好散。我从客观事实出发来为杨女士分析道理:两人结婚十余年,杨女士未曾工作,全靠范先生一人养家糊口,现范先生已经退休,对一个这样的老先生来说,拿出十万元补偿款基本是不可能的。范先生已经同意让出通北路的房屋给予杨女士,已经做出了让步。杨女士权衡再三后也决定做出让步,将自己的要求降低至两万元,也愿意在离婚后搬入通北路房屋居住。

201056日,双方心平气和的走进杨浦法院接受调解,双方自愿解除婚姻关系并达成如下协议:杨女士自愿无偿放弃市光四村房屋八分之一的产权和房屋的居住权;离婚后入住通北路房子。范先生也当场承诺不会让自己的前妻和儿子再去骚扰杨女士,并自愿一次性支付给杨女士人民币两万元作为补偿,并赔偿杨女士医药费六百元;杨女士亦对自己的过激行为向范先生道歉。

调解心得

人民调解工作的特殊性就在于它能够处理法律调整不到的领域,例如夫妻之间的争吵,双方互不相让,导致家庭不得安宁。那么遇到此类纠纷,调解员所持的原则有两个方面:一是尽量维护这个家庭,劝双方互相理解,互相宽容,这种理解和宽容是组织一个家庭所必备的。面对此类婚姻家庭纠纷通常采用“劝导法”解决,以“情”作为剖析双方矛盾的切入点,做好引导调解工作,变“斗气”为“和气”。二是如果遇上类似本案中的双方夫妻都明确表示已没有挽回余地的,那就只能本着“好聚好散”的原则协议离婚,不能挽救的婚姻继续维持下去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,不妨做到“和气”分手。

首先,针对当事人的过激行为,严厉的批评在所难免,但必须注意要结合好话、暖话,以免刺激到当事人。有的时候,三寸不烂之舌强于百万雄师,语言艺术的魅力可见一斑。我们在调解中注意多运用语言艺术,以化解当事人的抵触情绪。

其次,取得当事人的信任,是调解成功的前提。要设身处地的为当事人着想,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,不能有任何的偏向性。

再次,要透视当事人的真实想法,抓住焦点,这是调解成功的阶梯。婚姻家庭纠纷中,一般采取“背靠背”的方法听取双方想法,过程中态度要好,要注重工作礼仪,用语文明,礼貌待人,坚持以人为本,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及其自由处分权。倘若双方当事人尚不能达成一致,那么作为调解员就要耐心一点。俗话说“慢工出细活”,调解工作更是如此,多一点耐心,多一点恒心,多谈几次话,多做几次工作,用诚信感动当事人,争取当事人的理解、信任与支持,以达到化解矛盾纠纷的目的。

最后,根据实际情况,提出合理方案。清官难断家务事,离婚纠纷,有的时候较难分辨到底谁对谁错。本案中,两人对离婚已基本达成一致,争议点集中在离婚后财产的分配上。这时,调解员调解的目标就是让当事人放弃不合理的要求,在合理的部分相互让一步,最后促成双方达成协议,解决矛盾。